《我本英雄》

江流


  钱是通过银行转户汇过来的,据工作人员说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到了。
  妹妹也只用了半天工夫,就把家搬好了。
  住在高孚嘉家里,妹妹心里敞亮多了。她把平日积攒的零碎钱和孔泰捉来的野物所卖得的钱拿出来,买了些衣物,又拿出些钱来贴补高孚嘉家用。高孚嘉不但不推辞,反而说:“你是有钱人,这样做是对的,不能为富不仁呐!”妹妹听得一头雾水。
  石榴树是卖掉了,却只当做劈柴卖了十块钱。高孚嘉对孔乐极说:“兆麟哥对你说过的,你一家人都得靠它生活呢,怎么只十来块钱就给卖掉了?”孔乐极慌忙辩解道:“俺爹跟俺扯着玩呢,你也信呀?”高孚嘉正色说: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他没理由临死的时候还骗你吧?”孔乐极说:“他老迂了呗!”高孚嘉失笑道:“别人说你迂,你说你老子迂,我知道你这是装迂呢。”孔乐极憨笑一声,说:“我迂,叔,你知道,我迂得很。”

  妹妹的房宅之事全部交给了高孚嘉。看风水,相地基,请工匠,几乎用不着妹妹操心。
  为妹妹盖房的是邻近的一个乡村建筑队,他们虽然没经过正规培训,但实际经验并不少,街上好多有名的建筑都是他们的杰作,不光外形别致,而且坚实耐久。他们不会画图纸,设计也是随心所欲,但在主体结构上从不马虎,用料选材方面更加用心。照他们说的,盖房子不仅是给人看的,最要紧的是让人住的,住着心里不塌实,那就不叫房子,该叫老虎嘴了。
  一切准备妥当,路两边就对台戏似的忙活起来。南方人的唱,北方人的号子;南方人的俚语,北方人的荤曲,此起彼伏,一呼一应。不几日砖高墙实,要上梁了。高孚嘉写来红纸符咒,梁上对联:青龙盘玉柱,白虎架金梁。后墙一张篆字符,曰:太公在此,诸神退避,X年X月用上皇吉日急急如律令云云。鞭炮乒乒乓乓一响,糖果一撒,便是第二层的开始。日子如离弦之箭,一转眼这两层三间楼房就要竣工了,刷墙做地以及外部粉饰等精细的工作也即将完成。
  工程很快结束。妹妹结清了账,几天后迁入新居。这是她以往多少次梦想过的房子呀!敞亮雪白的墙壁,平如镜面的水磨地板,灼灼眩目的日光灯……哦,这是她的天堂!幸福的眼泪如同包河流水一样夺眶而出。孚嘉奶奶又帮她购置了家具和别的日常用品,还帮他们买了时新的衣服。妹妹一家人再从屋里出来的时候,人们的眼光一下子凝固了,小镇人对妹妹的看法急剧转变。当然,也有人说他们家空守着三间楼房,什么也干不成,过不了多少日子,还得连房子带地皮一块儿卖掉。别人倒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