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本英雄》

江流


  大规模的兴土动木对于小镇来说也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,它标志着半原始状态的伏元正在向城市化迈进。县市多家新闻单位都对此作了报道。文艺界也不甘落后,当然,大多数的文艺作品只是发表在镇政府大门两侧的宣传栏中,有书法、美术、诗歌和散文,其主要作用就是以风雅而呈颂。诗文书法之于老百姓来说,未免太风花雪月了一些,绘画却是直观的,国画的笨拙正适合老百姓的欣赏习惯;素描更像以前的小人书;油画的风格则与照片大同小异。老百姓所看的只是像与不像,“这上边没有树的,咋画上树了呢?”“那边还该有狗牙家的房子呢,咋没画上呢?”“这楼还没盖成呢,咋就画成了呢?”…………
  流水不解高山意,便作回弦弹到终。
  这些画中间,有两幅是正淳的作品,而且都是在省报上发表过的。一幅是《在工地上》,另一幅是《商场》。《在工地上》背景大概是私立学校的大型机械化建筑工地,而前面的一个老人,戴着墨镜,穿着长衫,履着耐克鞋,手里拿着一个罗盘。旧与新的对比,过去与现代的交融,造成了令人震撼的视觉效果。《商场》画的则是建成后的商场模样,从商场大门口隐隐约约可见琳琅的货物,堆笑的售货员,攒动的人头,门外挂着吉祥灯笼,门口一大片鸽子,小孩子头上也停着一只,大人的身上手上也有几只。这幅画气势很大情景却很温馨,构思简洁而手法却很细腻。这两幅画被伏元人公认是最好的。一般人总以为油画的透视明暗效果是照片的放大,而正淳用他的画打倒了这一顽固的说法。商场尚未建成,商场的照片更是无从照起,而且小镇的鸽子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倘若真的有,恐怕也早已一命呜呼,成为下酒小菜了。
  正淳因此在伏元镇一举成名,女朋友自然常换常新。搞艺术的人从来都是喜新厌旧,放荡不羁,傲似企鹅,一塌糊涂的。正淳对待感情的态度与他冷静诚实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  正淳最热心的还是画画,他每天都会背着画夹满世界“流窜”。伏元人把不安于一时到处出现的人一概称之为“流窜”。正淳年青气盛,表现欲强,加之成了小镇的名人,再加之人类爱凑热闹的本性,他的身边就常有一批人看他画画。
  正淳支好画架,当街便搞起了速写。不管正淳在哪儿支起画夹,孔妹妹都会静静地立在他的后面,直到他画完收工。今天正淳看见她,微笑着问了一声好。这种莫大的荣幸孔妹妹已享受过好几回了。最让她高兴的是,今天正淳没带那个妖眉狐眼的女子,而且画完之后要跟她肩并肩走在大街上,因为正淳要到高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 下一页